新的夏天——对于南安普顿来说,也是新帅到来的时候。在过去的四个夏天里,南安普顿任命了三位新帅;这次,毛里西奥·佩莱格里诺代替了被炒鱿鱼的克劳德·普埃尔。

佩莱格里诺是俱乐部三年来的第四位主帅,在他之前的有波切蒂诺,科曼和普埃尔。也许,这种不稳定性无可否认:南安普顿的架构被设计来限制主帅权力,以防止主帅离开阻碍球队进步。

过去两个赛季,在英格兰四级职业联赛中共有136个主帅离职。意味着自2015/16赛季起,平均每个俱乐部有1.5位主帅离职。据联赛经理人协会统计,上赛季,被解雇的主帅数量下降到平均每年1.16个——这是史上最低的纪录。

那个经理人能随心所欲地掌控俱乐部的年代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也许有点夸张)。在上世纪30年代,赫伯特·查普曼不仅带领阿森纳走向辉煌,还促成俱乐部在球衣背面印号码、建设球场照明和新看台等事情。

经理人作为独裁者的年代已经过去。作为替代,俱乐部必须适应主帅短命的新常态。他们要与一个基本问题较量:如果主帅都不愿意长期留下来,如何建立起俱乐部的稳定性,以防止主帅离开引发的骚乱?

在英国足球里,也许没有一个俱乐部能提供比南安普顿更好的答案。在这里,经理人不是一个万能的人物,只是一个为俱乐部做出关键决策的小团体成员之一。稳定性则来源于其他方面。

自2010年以来一直为俱乐部工作的莱斯·里德现在担任俱乐部足球副主席,职能很像美国体育总经理。而且俱乐部还有一个更广泛的结构,可以避免任何一个人的依赖。其他欧洲联赛早已存在这种做法,但在英国足球则很存在。这种方法允许圣徒用短期效力的主帅来做长期计划。

在2009/10年度,俱乐部在英甲联赛排名第七——在英国足球金字塔第51名。然而在2013年至2017年的四个赛季中,他们在英超联赛中排名第八,七,六,八。这是俱乐部历史上第一次在连续四年维持在前10名。

南安普顿以远少于大多数竞争对手的引援支出完成了这个创举。从2010年夏季到2016/17年底,南安普顿的净支出为1860万英镑,根据转会市场,过去四个赛季排名比南安普顿低的西汉姆在这段时间内净支出1.35亿英镑。

南安普顿也一直比工资表现更好。 2012/13赛季,南安普顿以英超联赛排名第18的工资拿下第14名;在2013/14赛季,他们以第14的工资完成第8名;在2014/15赛季,俱乐部以第9高的工资获得第7名;而在2015/16赛季,他们以第8高的工资获得第6名。

在大多数指标中,南安普顿几乎都没有比其他队更稳定。佩莱格里诺是自2013年初以来的第五任主帅。在2014年和2016年,他们的经理被其他英超俱乐部挖角,大量明星球员也是一样的。在2014年的七个月内,南安普顿失去了五名顶尖球员,包括他们的主帅和董事长(柯蒂斯),他们在转会市场获得了3000万英镑的利润,引发了衰落的预测。但相反的是,他们悄无声息地比上个赛季做得更好了。

南安普顿特意制定了一个减轻主帅重要性的系统,确保球队表现的连续性能超过任何主帅的任期。 “许多俱乐部所犯的错误之一就是他们不会采取任何战略,他们只是一直在移动球门而已,”南安普敦的足球运动总监罗斯·威尔逊(Ross Wilson)是俱乐部最高决策者之一,他在换帅的几个星期前的一次采访中向我解释说。

南安普顿的“黑匣子”(black box)坐落在绿树成荫的汉普郡村庄马尔伍德,南安普顿耗资4000万英镑建设的斯台普伍德训练中心里。这个只有南安普顿内部人士才能访问的房间,是俱乐部未来计划的核心。 “它以一种清晰,消息化,结构化的方式为我们呈现大量信息,”威尔逊说。黑匣子是一个包含俱乐部关注的的来自欧洲联赛的数据和视频精华的实时数据库。它存在的理由很简单:让南安普顿确定适合签约的球员。

威尔逊解释说:“这个名单总是不断变化,总是最新的。”南安普顿总是可以知道他们在下一个转会窗口中能签下谁。任何时间,每个位置都有约20名球员被跟踪,每个位置有四五个主要目标入围名单。

一月份从那不勒斯加入的马诺罗·加比亚迪尼,他度过的第一个完整月即获得了超级联赛的英超球员工会球迷选择奖,他在2015年1月加盟那不勒斯之前就已经被跟踪。“一旦他不经常在那不勒斯上场,我们就知道他会很高兴,因为他不必再坐在那不勒斯的板凳上,有机会经常踢比赛了(也就是说那不勒斯肯卖过来了)。”

罗梅乌也是同样的例子,南安普顿跟踪了罗梅乌加盟切尔西前在巴萨的表现。威尔逊说:“在罗梅乌来切尔西之前,我们就知道他的潜力了,我们只需要保持关注,并希望在他不再是切尔西的重要成员是把他买回来……所有加盟我们的球员,我们都已经考虑过两、三或者四年了。”(谈罗梅乌的部分有点马后炮了)

球探们还会深入调查球员的性格——他们的个性、训练态度甚至社交媒体习惯——以判断他们能否迅速适应。“我不认为你可以用数字衡量一个人的性格,”威尔逊说。“在球员来到之前,我们当然会把重点摆在尽可能地发现关于球员的更多东西,无论是场上的还是场外的。这是我们球探的重要任务。”

对于南安普顿这种体量的俱乐部来说,要想在现代足球中茁壮成长,这样的前瞻计划是必须的。“我们时刻准备着,”威尔逊回忆道。“可能某个位置我们当时没想到能签下的球员,两三年后会有机会签下。”

南安普顿的招募系统致力于减少冲动和偶然性。这个球员名单被威尔逊、里的和首席球探兼球探组经理比尔·格林监控着。球员的购买将经过协商过程。“主帅对于买哪个球员有最终决定权,”威尔逊说,尽管最终还是需要其他人完成谈判。

俱乐部引援的成功有赖于一些原则。只要有可能,他们会尽可能早地在转会窗口的开始时购买,避免拖到截止日,除非他们找到了便宜货。

俱乐部没有急于扩张球探网络,而是在几个欧洲国家里养成球员考察的竞争优势。南安普顿已在法国、德国、荷兰和葡萄牙有效地招募球员,特别是过去三年在苏格兰市场从凯尔特人签下了中卫范戴克、门将福斯特和中场万亚玛。威尔逊说:“我们现在还没能及时在南美、非洲或亚洲市场进行监视。我们的结构使我们有希望在欧洲市场做得很好。”

他们引援的第三条原则是把重点放在进步中的年轻球员身上。“我们意识到球员有在这里提高的潜力,”威尔逊解释说。这样的年轻球员更有机会转手卖个好价钱。

即使新主帅上任,南安普顿也没有偏离过这些原则。“我不会说工作有所改变,我们坚持自得的战略,不断尝试用我们的方法找到机会。”

南安普顿的结构也不会被佩莱格里诺彻底改变。这反映他们的重点在于确保主帅适应他们的系统,而不是让俱乐部适应主帅。

里德有一个不断更新的潜在教练的档案,那些是被认为是最适合南安普敦的主帅,这在应对主帅们在合同期间离职的时候特别方便,就像2014年和2016年所发生的那样。普埃尔被解雇和佩莱格里诺被确认为他的替代者,显示这些档案是如何使俱乐部果断地采取行动任命新帅的。

佩莱格里诺被认定为符合“南安普顿方式”的经理,因为他有提拔年轻球员以及打进攻的技术足球的记录。从他在西班牙的任期起,佩莱格里诺也是作为南安普顿精确运行的广泛执行结构监视的一部分。

“任何新的经理都需要适应这个组织或那个足球俱乐部的理念。 当我们任命一位主帅的时候,我们希望那位主帅能够成为适合在我们在这里做的事情的人。”连续的接触也确保通过黑匣子收集的情报对新主帅来说仍然有用。

俱乐部的所有方面,从青年队到第一队和运动科学,都建立在斯台普伍德的足球发展和支持中心上。南安普顿相信,这种整体结构或许有助于解释近年来俱乐部受伤球员减少。

斯台普伍德也是南安普顿骄傲的故乡:他们的青训营,这里被证明是过去十年这个国家最有成就的学院之一。所有学院球员都是黑匣子的一部分。“我们用很多数据来对我们的球员进行内部比较,”威尔逊说。

他认为在医疗和运动科学的智能分析也有助于南安普敦防范相对年龄效应(relative age effect,一个体育上的效应,在维基百科上有详解)。2015年,45%的英超联赛学院球员出生于9月至11月。

长期以来,南安普顿在生产灵活和技术型球员方面有优势,比如贝尔、张伯伦、拉拉纳和普劳斯。在上个赛季的一些比赛中,南安普顿甚至排出过包含半数年轻球员的阵容。

当他们计划未来时,俱乐部也将重点关注足球如何变化。威尔逊说:“在过去一,二,三,四,五年,无论是哪一年,数据的使用都大有增长。我觉得那会继续增长下去。”他在场上说:“我们觉得我们知道将来五年之内的比赛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已经有南安普顿的未来蓝图,我们铭记我们所认为的足球的样子。我们的医疗和运动科学人员了解我们需要培养的球员类型。“

南安普顿预计未来的比赛将变得更加艰巨,培养青训球员并超越现在的英超球员也同样如此。俱乐部也认为这个联赛对战术的要求更高。 “对球员智力水平的要求将会更高,他们需要处理不同的系统,包括你自己的系统和对手的做法——比赛中的改变更多了。”

而南安普顿知道,如果要继续有超越工资水平的表现,他们需要继续发展。 “我不认为我们有时间祝贺自己,”威尔逊说。“俱乐部定期派员工观察其他足球场,其他球队,甚至是完全不同行业里繁荣发展得的组织:每次访问都提供了一个学习和调整南安普敦自己的方法的机会。”

麦肯锡最近的研究显示,有长远视野的公司更为成功。南安普顿正在展示如何在足球上做到这点。

所以难怪其他俱乐部开始越来越模仿他们。威尔逊观察到越来越多的俱乐部试图模仿南安普敦,建立稳定性来摆脱对主帅个人一来。这也许是南安普敦成功的真正意义:加速英超集权型主帅的死亡。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razorcandy.net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